• 漂泊途中最难忘家乡的那一口滋味
  • 更新日期:2016-9-17  海南岛旅游网(海口中国青年旅行社)提供:海南旅游,三亚旅游,海南酒店会议
  • \

    抱罗粉是游子心心念念的家乡美食之一。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

    \

    德国柏林一家以“海南”命名的餐厅。

    \

    海南蘸料。 陈贤佳 摄

     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笑非

      “无论脚步走多远,在人的脑海中,只有故乡的味道,熟悉而顽固。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,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,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。”

      这段出自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第二季里的台词,曾在播出之后勾起了诸多游子内心深处的那份乡愁。有人说在五感之中,相比视觉、听觉、触觉直观的感受,嗅觉和味觉更能够引起无限的回味,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    对于海南人而言,受岭南文化影响,于“吃”一事,有着特殊的感情,从早餐早茶到午餐下午茶的各种小食,从晚宴上一道道佳肴到夜宵的琳琅满目,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,也难怪好事者戏言:“在海南吃上一天,带你尝遍人生味。”

      有飞鸟走兽游鱼、也有枝叶根须果实,海南人的餐桌上可以有生猛海鲜,也能有再平常不过的空心菜,变的是菜式材料做法,不变的是根植其中的海南味道。一颗金桔、一勺什锦酱、一点黄灯笼椒,舒展着每个海南人的味蕾。

      有这么3个人,他们远在他乡求学、奋斗,但依旧不忘舌尖上的记忆,而无论是福州、西安还是柏林,距离的遥远都不能够阻碍家乡味的流传。

      漂洋过海的黄辣椒

      “我的黄灯笼吃完了,帮我准备点吧,多谢啦!”一条凌晨4点的语言短讯,没能吵醒正在熟睡的手机主人,短讯另一头,留学于柏林的海南人赵一凡,正面对着空荡荡的黄灯笼辣椒酱瓶子发呆。

      “想不到这么快就吃完啦,这盘蚂蚁上树,少了点滋味。”彼时的柏林是晚上9点,饭点睡过头的他,起来做了一盘自己最擅长的蚂蚁上树。“留学久了,人人都是大厨。”赵一凡笑道,初到德意志,欧洲味道曾让他陶醉,但离家越久,还是越来越想吃传统的中式菜肴。

      曾有朋友在柏林发现了一家名为“海南”的中餐馆,赵一凡得知后第二天便马不停蹄地奔赴过去,却被饭店主人告知,仅仅是因为售卖海鲜才以“海南”为名,失望之余的赵一凡决定自己动手。

      “从最简单的西红柿炒蛋开始,到蚂蚁上树、口水鸡,留学生的菜谱其实大都雷同,越会做菜,就越想尝试家乡菜式。”赵一凡说,最简单的莫过于白切鸡。

      挑选与海南最接近的鸡肉、算好水煮的时间、查阅相关做法,一番精心准备过后,他却发现少了最重要的一环:蘸料。“没有什锦酱、买不到香菜、更别说小橘子,白切鸡是有了,最终只能就着酱油蒜末下肚。”赵一凡的语气里,满是惆怅。

      留学后第一次回家,除了看望亲友和大快朵颐的常规动作外,赵一凡一头扎进了各大超市的调料专区。“看得眼花缭乱,却没挑出东西来,国内有的国外也有,直到我想起了黄灯笼辣酱。”赵一凡笑着说,家人都以为他挑礼物给朋友带去,其实这礼物是给自己的舌尖准备的。

      生猛辛辣的黄灯笼辣椒,不仅是赴琼游客最爱的伴手礼之一,在游子眼中则是维系乡愁的味觉纽带。“炒菜放一点、蘸料放一点,有时候扒拉两口白米饭,也忍不住来一点,舍友都认为我疯了。”想起那段时间的疯狂,赵一凡自己都忍不住笑。

      不过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黄灯笼辣酱激起的味蕾,让他自己更思念家乡。“有了黄灯笼怎么能没有白灼海鲜?能来碗抱罗粉就更好了。”离归家还有一月,赵一凡的味蕾却早已回到了海南。

      末了,他拿起手机又发出一条语音短讯:“有空来机场接我么?我早上到,直接去吃碗抱罗粉吧。”

      萝卜馍米烂 心心念念的家乡味

      “春节回家没吃到萝卜馍和米烂,心心念念到现在呢。”被问起念念不忘的家乡味,已在外闯荡10年的张荣超若有所思地回答了这句话。

      离家10年,逗留过的武汉和福州两座城市,均以极具特色的饮食和自成一体的菜系而闻名,但张荣超作为儋州人的饮食习惯,始终没能被两地所同化。

      “记得在武汉读书时,每到晚上总是到学校周边吃各种小吃,不过习惯了家里清淡的口味,我在武汉几乎不吃辣。”张荣超说,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去到福州,原以为接近于家乡的口味和饮食习惯,会让他慢慢习惯在外奋斗的生活,但工作性质却导致他时常流连于单位附近的各个小吃店。

      说起家乡味,今年春节才有机会回家一次的游子,记忆里满是家乡小吃的味道。“在儋州,有一种叫萝卜馍的小吃,或许叫萝卜糕更为贴切,红旗市场旁就有一家,以前放学后的零花钱可都贡献给做萝卜馍的阿姨了。”张荣超说,今年回家,琐事繁多,竟然忘了这每年都不会错过的味道。

      除了萝卜馍,家里人自己做的“锅边馍”,也是张荣超的最爱。“琼闽两地,说起来算是饮食同源,家里吃的锅边馍,与福州的锅边糊、鼎边糊颇有异曲同工之感。”张荣超说,但相比家里总是用酸菜、肉丝等材料做成的简单辅料,闽菜则加入海鲜等食材。

      儋州人回家必吃的米烂,张荣超则有着特殊的感情:“在家里总是不爱吃,觉得口味偏重,现在在福州,满是口味清淡的菜肴,时常自己坐在街边小店里回想,来一碗米烂,是多么幸福的感觉。”

      略显挑剔的味蕾受制于空间的限制在闽菜里徘徊,或许失去了才知道珍惜。“儋州有名的洛基粽子,我身为儋州人都没吃过,听说网上能买了,找机会试试吧。”正值饭点,拿起手机的张荣超,在搜索一栏停留良久,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输入了“萝卜馍”三个字。

      一份蘸料包含的滋味

      “先放一勺什锦酱打底,接着挤上两个小橘子,记住橘核一定要挑出来,然后加上蒜蓉、辣椒,最后淋上酱油,用筷子搅拌完放进嘴里一嘬,虽然每次味道都不同,但这就是海南的味道!”西安石油大学刚上大三的王娅颐,正饶有兴致地跟同学们说起海南人在外出吃饭时的必要的一道工序:制作蘸料。

      这个古灵精怪又整天嚷着减肥的海南女孩,却总是对吃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,一如海南人对于蘸料的信仰。“与其说蘸料是每餐必备的味道,不如说更像是海南人吃饭前的一个仪式,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,要认认真真完成。”王娅颐说,一份蘸料包含了所有滋味,也融入属于海南的味道。

      其实这个20岁的“吃货”,对于吃并没有特别的要求,古都西安的美食让她连吃三年也丝毫没觉得厌倦。但说起家的味道,她便打开了话匣子:“府城中学对面的炒粉、琼园鸡饭店的腌面、十三小的炸串、新华南的清补凉,回到海口都吃个遍,那才叫生活呐!”王娅颐说,即便是每年春节吃文昌鸡吃到害怕,但离家不久还是会思念那些味道。

      “特别是街边小店,开了十几年以上的那种小店,市井孕育的味道其实更适合普通人的味蕾。”跟着三两好友一起,循着朋友们分享的地点去发掘美食。对她而言,这像是循着藏宝图去寻找宝藏,发现美食,更是以飨阔别一年的味蕾。

      “哈哈,你知道回家第一个愿望是什么吗?那就是下飞机就能吃到美味的早茶啊!”王娅颐哈哈大笑过后,流露出一丝丝忧伤。“其实西安的美食也很多,这么想念海南的小吃,不过是想家了。”王娅颐说,即便是全世界最好的米其林三星餐厅,又怎么能比得上家的味道呢?